懒零零

主欧美圈,福华,贱虫,毒埃,盾铁,锤基
动漫:静临,鬼白,维勇,双黑
喜欢音乐,翻译文学,是个腐宅

【毒埃】无尽的未知(第二章)

听着Twenty one pilots的stressed out打毒埃好适合啊(๑Ő௰Ő๑)
*OOC一定有
*有血腥描述,因为我喜欢而且写觉得毒液必须有,注意!!!


Eddie重新回到公司已经几天了,他再次成为了充满良心的记者,因为生命基金会的事他得到更大的事业发展,好男人就是要事业有成,他边想边给自己点了个大大的赞,不过同时因为Venom他得到很多人的「关注」,比如到哪都有人跟踪,每次Venom都好心地帮他把那些人吓跑了,最近就这些了,总结而言他过得很好。


除了现在被关在一个房间里,他十分认同被弄晕然后带到这房间前所说的,身边只有桌子和椅子,还有一个看上去像电影里用来问话的枱灯。Venom告诉他那个玻璃对面只有五个人Eddie一同意他就可以吃光他们逃走,但Eddie认为对方能声波把他们带来这里,就算逃掉还会有下一次,就在争吵之中有人进来了,Eddie从微弱的灯光看到他的左眼带着眼罩,但他一身黑Eddie无法看出些甚么。

「我们知道你身上发生了甚么,但我还需要和你谈谈,虽然你大概不打算告诉我任何事」黑衣人缓缓走到Eddie面前坐下。Eddie猜他曾经是一个军人,而现在他大概有更强大的背景。
「那么我能问问题吗」Eddie试探地问道。
「说吧!」对方朝着Eddie抬了抬下巴。
这一下Eddie反而更不爽了,「你们把我带来干嘛?你们是甚么人?我要回家……」他真的很想回家,他害怕这些人是冲着Venom而来,他觉得自己冒不起险……看着Eddie,Venom说不出甚么。
「先冷静一下,我们是一个正当的组织,我们已经知道Venom的事,今次是想了解你们的情况……」听着对面的人说话直觉地告诉自己,他不是坏人,他说起来也当了几年记者,直觉准确得可以的。
「所以,你想问甚么?」Eddie不等对方说下去直接打断了。
「我想知道你们会为世界带来甚么。」他把身体倾前令他的话听上去更严肃。
Eddie向他透露了一点Venom的事,「除了他会吃掉坏人,我们是好人。」Eddie打从心里为Venom的改变感到骑傲,对方把这些看到眼里,命人把他送走。
Eddie被人在眼睛蒙上黑布带走前听到神秘人说的一句话,「我叫Fury,我先相信你,但我们依然会派人跟着你,希望你能用能力做好事。」Eddie再看得见的时候已经在家了,仿佛刚刚只是一埸梦。


因为这个经历,Eddie不时在问自己想做些甚么,他是感受到世界的不公才立志成为记者的,现在多了另一个力量,甚至可以改变世界,他可不想自己一直也是个失败者。


所以Eddie选择和Venom聊一下这个,他不想让Venom做自己不想做的事,他希望让Venom在地球上做自己喜欢的事,当然不包括食人。「hey, Venom你……有没有兴趣当个好人?」Eddie纠结着怎样开口,还是直接说好了。
「鉴于你的记忆和想法,我挺喜欢英雄这个词,而且我想保护这个星球。」Venom的想法让我挺意外的,但更多是为他尊重自己的意见而开心。
「我一直也想当个英雄,但只有和你一起我才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好所有事。」Eddie看着发黄的天花板说,「还有当好人就不能随便吃人了。」虽然平常也不行……
「不过我可以吃掉坏人,比现在能吃人的机率好多了!」Venom听上去有点兴奋,让他吃也可以的,反正只有晚上行动。

就这样Venom在旧金山开始了夜巡生活。

他每晚在街上行走一段时间,见到坏事发生就上前恐吓或者打一顿,有时候拿枪或其他更危险的就让Venom吃掉他,虽然我也不太情愿……消息传得很快,我们成为城市的黑暗英雄,听上去挺酷。每天能站在楼顶和Venom聊天,他很喜欢,甚至想一直看着,这种生活方便我收集情报,虽然也为我带来不少麻烦,但刺激有趣。

走在路上除了那个Fury的人在跟着我们,还多了一些人,可能是我们解决的人里的其中一个组织,几天前有一个说着为大哥报仇还拿着枪追着我,被Venom吃掉了,之后就一直有人来家里恐吓,非常地麻烦,弄得要收拾擦地板。

Venom担心他的精神健康,但更多的是他不想别人打乱他们的住所,于是深夜追踪他们的气息来到一间工广,几秒之内室内火药与血腥味混在一起,肢体与内脏飞散,对Venom而言如同一顿美味的宵夜,一夜间制毒工场沦为恐怖电影的场景,死去的人血肉模糊,无一生还。

现在还未能去断定Venom会为世界带来什么,一场恶梦,还是一个机会?共生体要真正在地球上活下去还需要一些时间,随着宿主是善还是恶会改变共生体,但如同改变一个人要时间,共生体也是人,外星人?不是ET那种,有点像异形。反正现在不是要我管的事,虽然他吃了我看上值几万美金的人头,就……当我是付钱看了一场电影。你问我是谁?你们还不用知道。嘿,知道也不能剧透,当个乖孩子,像小蜘蛛那种。下次见~




作者又来说话了:
本来是由考森见毒液的,但想到考森的性格,要真的发生会被吃掉吧。我写Deadpool会特别顺,大概因为我本身是个你话嗦(是不是这个词?),而且比较黄暴吧。这星期要mid-term test和交assignment忙炸了,迟更抱歉了,40多心心太感谢了,希望你们都喜欢。我是不是要多隔行?还有下一章血蜘蛛,大概下下一章是死侍视觉,还是先多一点毒埃呢~?

【毒埃】无尽的未知(第一章)

*会OOC的

离那場爆炸已经几周了,我以为我会像个成年人一樣面对Venom的事,或者说我是有嘗試的,直到回家前我都表现得不错,但事情永远不会像我们所想的,我下意识地叫了Venom几次,然后我翻覆地认知到我失去了他,这听上去有点怪,就是这比失去Anne还难受,恢复自由是我一直希望的,但没了Venom……

我就这样过了几天,没有工作,没有约会,当我打算出门到公司处理生命基金会的事,在刮刮胡子洗洗脸时差点没吓死,和镜子里的Venom对视了一会,之后发出个尖叫,没有然后了,就……我们之间多了个规则,Venom回来之后我的生活就热闹起来,也许我从来没过得那么好。除了吃人这点,一切也很好。

「Eddie,我饿了。」
「等我一下……」只差一点就写完……大概……?
「Eddie!」Venom知道那不是一阵子就完成的事,因为他已经好几分钟没打字。
「我知道!我想先完成我的工作。」Eddie因为被打断思绪而烦躁,揉了揉太阳穴。
「Ok……还有你刚刚一直在说什么?」Venom为晚饭而接手按摩他的太阳穴。
「喂,我告诉过你不能看我在想什么!」他都听到了?!
「当然。你坐在电脑前已经半天了,我都无聊透了。」虽然Venom知道抱怨不会起作用,但一试无妨?


或许Eddie都饿了,也或许Venom的话起了作用,Eddie走到渐渐转凉的街道上,街上有不少店铺在买万圣节的玩具,看着那些面具就想到Venom的脸,如果我是小孩会觉得挺酷的,但我是个成年人,但……可以考虑一下万圣节带他去逛逛?他可能会喜欢糖果。

「糖果好吃?」Venom小声地问,Eddie说在街上不能吓到他。
「我比较喜欢巧克力。」Eddie在脑海回答道。
「Eddie,巧克力!」Venom发现架子上的巧克力棒,他已经在Eddie的回忆中体会到他们有多美好了,所以接下来他要亲自试一下。
「不是今天~」无视巧克力棒走往收银枱。

Eddie觉得自己低估了他对巧克力的期待,而后果是Venom作出了幼稚的行为,Venom在他没注意到时把巧克力放在收银枱了,精打细算的Eddie第一次面对不够钱付的问题!原因就是那该死的巧克力棒,还好陈太太的心胸广阔,Venom的晚饭额外多了半打的巧克力棒。前半部分的晚餐是在Eddie的咒骂声下完成,直到吃下巧克力棒Eddie吃得一脸满足才停止了对他的训话。

毒魔们又平平淡淡过了一天。






作者来说话了:
你好!这里是零,以下是介绍一下,我打算写长文,这个是长文,是长文,而且不会弃坑!你问这是关於甚么?这是一篇关於死侍救小虫救世界的文,是无限之战的故事,主要毒埃视角,有时是贱虫视角,每星期日一更(这章是先试一下的,之后会每一更都会长,我是灵感一到收不了手,但没灵感就停一会的人www)。主要是看完复联3后一直想写文,昨天突然想到怎样写。这文一定是HE,我接受不了BE,会哭死的。最后,如果对以上介绍不感兴趣,就当自己是看了个甜文( • ̀ω•́ )✧